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晴天娱乐网 >> 最新文章

日本人食鲸心态复杂执意捕鲸遭世界围攻孝感

发布时间:2019-08-15 17:18:21

环球时报1月24日讯,南太平洋近来颇不平静 。6艘日本捕鲸船正在那里的海域贪婪地追逐着鲸的踪迹,而来自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等反捕鲸国际人士则在充当着鲸的保护神。“我们将把气垫船摆在鲸与鱼叉之间”。为了阻止日本的捕鲸船,绿色和平组织澳大利亚分支的负责人斯蒂文·沙尔霍恩甚至愿意用自己的身体护住鲸。“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日本人完全可以放弃传统的“食鲸文化”,但一种特有的排斥心理,最终让捕鲸问题成了日本政府不得不面对的大麻烦,已经给日本带来了许多负面的政治和国际影响。

日本人食鲸心态有点复杂

1月15日,两名动物保护组织的成员“像蜘蛛人”一样勇敢地登上了在南极海域的日本捕鲸船“第二勇新丸”。据海洋守护协会一个负责人透露:“我们有照片为证,遭到扣留的两名示威者的胳膊被绑了起来。”但日本否认了这样的说法。直到19日早上,澳大利亚外交事务发言人才证实,日本捕鲸船当日将两人移交给澳大利亚的渔业巡逻船。

千家万户的日本人从电视中看到这条新闻后,心态很复杂。对大多数日本人来说,捕鲸活动似乎与自己没什么关系,但随着西方国家政府和国际动物保护组织的反对声越来越大,他们也感到困惑。为什么日本人如此固执地要去捕鲸呢?记者采访了一位50多岁的日本职员。他说:“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提供的集体午餐中就经常有油炸鲸肉。鲸在那个时代是日本人重要的蛋白质来源。因为鲸肉比牛肉和猪肉更容易获得。除了可以食用外,从鲸骨到鲸皮、鲸油都各有用途,没有任何浪费,就连鲸须都要做成工艺品或者是鱼漂儿。”他有点遗憾地说,不过现在几乎不怎么吃了,“因为很少看到,要吃也只能到专门经营鲸肉的饭店去吃了”。老职员旁边的一位中年妇女附和说,她也在小学时吃过鲸肉,但是感觉并不是很好吃。老职员耸耸肩,接着说:“我们也不是一定非要吃鲸肉,现在的食品材料这么丰富,当然不吃鲸肉也可以,但这是我们日本人的传统饮食文化呀。所以,国外的那些组织一抗议,我们就感到好像把我们的文化给否定了似的,实在难以接受。既然是日本的传统文化,就有必要去保护和继承。”

这个日本老人的话代表很多日本人的真实想法。带着同样的问题,记者又询问了一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日本年轻女性。她笑着说,虽然自己生长在日本,但快30岁了也没有吃过鲸肉,也不知道哪里有鲸肉餐厅。“好像在日本这种餐厅很少了,所以停止捕鲸也不会给日本造成多大的经济问题。既然国外那么强烈反对,日本停止捕鲸也没什么,免得影响日本的国际形象。”但她最后还是认为,日本捕鲸之所以遭到各国的谴责,是因为日本政府的“说明和宣传还不到位”,“日本政府有必要在国际社会上认真申诉捕鲸的理由”。

由于全世界的鲸正逐渐成为一种珍稀的海洋生物,鲸肉在日本的价格也贵了起来。去年年底,记者在一家百货店的鲜货柜台偶然看到过有鲸肉出售,感觉价格似乎比牛肉还贵。一小盒包装的鲸肉,分量不到200克,价格却高达780日元(1美元约合107日元)。如果到专门的饭店去吃鲸肉,花销就更大了,在日本也算是一种上档次的消费。东京涩谷有一家“鲸肉餐厅”,记者曾经两次前往。在那里可以吃到鲸“刺身”、油炸鲸肉、“鲸肉锅”等。一餐下来,每个人大约要支付4万多日元。记者感觉鲸肉并不好吃,比起一般常吃的鱼类,甚至口感还“硬”一些,更不会产生吃了之后还想再来吃的感觉。

食鲸文化在日本根深蒂固

日本人吃鲸和韩国人爱吃狗肉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日本是个岛国,四面环海,所以在古代,日本就养成了吃海洋生物的习惯。日本捕鲸、吃鲸有1300多年的历史,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捕鲸国。日本的古书中就有关于鲸肉菜肴的记载。日本各地还有与捕鲸有关的活动。据《朝日新闻》报道,1月14日,为了祈祷渔业丰收,三重县尾鹫市举行了大型祭天活动。祭天的主要内容就是再现江户时代的捕鲸场景,并供奉鲸肉保证今年渔业丰收。长崎市历史上因为捕鲸而获得过繁荣,在14日这一天也举行了大型的祭天活动。活动中,身材魁梧的日本男士敲着大鼓,唱着“鲸歌”,走街串巷,祈祷商业繁盛。不仅如此,日本很多文艺作品中也常常提到鲸,甚至充满了对国外指责的排斥。日本电影《日本以外全部沉没》说的是因为遭遇天灾,全世界除了日本都在沉没。其中有一个片段,就是一个家庭主妇为男人准备了沙锅炖鲸肉,看上去里面还有香菇、豆腐和香菜。男人一边喝着清酒一边吃着鲸肉说:“鲸肉味道真好!”女人说:“现在鲸肉卖得很便宜了,因为国际上反对捕鲸的那些人都死了。”男人说:“本来,日本就是吃鲸肉的民族,现在可以随便吃了。”

日本“科考捕鲸”被批虚伪

这个电影片段也反映了日本人的某种心态。自1986年《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生效以来,日本放弃商业捕鲸。但由于该公约对科研目的网开一面,允许限量捕杀,因此自1987年开始,日本就以“科学研究”的名义继续在海上捕鲸。日本“科考捕鲸”的做法,一向被西方国家和组织批为“掩耳盗铃”。他们认为,捕鲸绝不是真正的科学行为,日本的捕鲸研究计划不过是一种幌子,显得很虚伪。澳大利亚外长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反对日本对鲸的屠杀,这不是科学研究。”日本人其实挺好面子,经济上强大的日本很在意自己在国际上的形象,在意外界对自己的评价。但受岛国地理的影响,日本民族身上有一定的“独我性”。如果自己的价值规范的发展受到外部世界的阻碍,日本人也会毫不犹豫地对抗和排斥。

受这种“独我性”影响,在捕鲸问题上,日本一点都不愿意退让,甚至认为澳大利亚等国的做法十分傲慢,是对日本人乃至日本文化的侮辱。在日本鲸类研究所的网页上有醒目的红色字体写着:各国反对日本“科考捕鲸”是“干扰和恐怖活动”。该研究所还呼吁日本人联合签名,抗议国际动物保护组织的指责。日本捕鲸调查研究所还给了个看似合理的说法:世界上所有的鲸每年要吃掉大约2.8亿到5亿吨海洋鱼类,这个数量是全世界人类消费鱼类总和的3倍到6倍。所以,日本坚持“科考捕鲸”,可以有效地防止鲸与人类争食鱼类,保护海洋渔业资源。

《日本经济新闻》1月15日报道说,澳大利亚方面年初做出判决,要求日本停止在澳大利亚设定的“鲸保护海域”进行捕鲸活动。但对这个澳大利亚动物保护组织经过3年努力才看到的判决,日本外务省却说,日本政府不承认这个海域,“澳大利亚这次的判决结果也让日本难以接受”。新年一过,很多澳大利亚人就在“You Tube”网站上看到一段视频,在长达10分钟的视频作品中,播放了澳大利亚人捕杀袋鼠和野狗的镜头。视频上还用英语和日语指责澳大利亚反对日本捕鲸的立场很虚伪。澳大利亚外长气愤地说,这段视频趣味低俗,虽然不会损害澳日关系,但并不等于说澳大利亚会因此放弃对日本停止在南太平洋上捕鲸的要求。

日本捕鲸船越来越不受欢迎

日本在南太平洋的捕鲸,近几年一直受到西方国家的反对,也遭到反捕鲸活动人士的阻挠。去年12月下旬,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动物保护组织约十名成员设法进入日本总领馆,抗议者将红色的油漆泼洒在办公室的地毯上。澳大利亚政府12月19日正式宣布,澳大利亚将派出飞机和船只对在南极海域进行捕鲸活动的日本捕鲸船进行监视。考虑到事态敏感,澳方事先拆除船上配置的0.5英寸口径机关枪,船员配置的手枪等随身武器也会收起来。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1月20日有一篇题为“鲸的战争”文章,表达了很多西方动物保护人士对日本捕鲸的愤怒。文章的主人公是加拿大人保罗?沃特森,他在绿色和平组织里的成员编号是007,和那个英国传奇间谍007相似的是,他也会常常驾驶着急速行驶的快艇在海上追逐他的对手。不过保罗追逐和跟踪的不是他国间谍,而是海上的非法捕鲸者。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保罗就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国际反捕鲸活动中,当时他们的目标还有苏联的捕鲸船,而现在,日本捕鲸船成了他们锁定的主要目标。保罗说,他永远忘不了在海上看到一头头被捕鲸船猎杀的鲸在死前流露出的哀伤眼神,保罗为此还写了一首1600行的长诗,第一句便是“伤鲸游离的眼神让我惊愕,让我为之疯狂,全身充满了愤怒。”

尽管日本像拉票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样,不惜用重金收买反捕鲸国家,但反对的国家还是越来越多。哥斯达黎加总统1月18日就签署法令,宣布哥全部领海及其海洋专属经济区都成为鲸的自然保护区,这意味着在这个海域,日本的捕鲸船将不受欢迎。(环球时报驻澳特派记者 李渊驻日、英特约记者 孙秀萍 卫敏思)

更多精彩内容 请点击 网易探索频道 查看更多图片

职业装去哪买

装修工作服

丝光棉t恤

工作服短袖

友情链接